四方集運查詢香港 > 社會民生 > 正文

流星劃落內蒙古,北方新報正北方網記者帶你祕境獵隕!

仰望夜空,猛然看到美麗的流星倏地劃過,是一件極其浪漫的事兒。如果這些流星尚未燃燒殆盡,落在了地球的某一個地方,你會不會去找尋?

這些從星際空間穿越地球大氣層後到達地表的固體殘留物,被稱為隕石。

“與古董不同,隕石是越新鮮越好,價值越高。”7月20日,內蒙古隕石學會會長梁成光説,“在所有的隕石愛好者中,真正肯下辛苦去一線尋找隕石的人並不多,內蒙古不過幾十人。況且,有人一旦找到隕石,是不願意把隕石發現地告訴其他人的。”

據瞭解,在現今市場上,隕石的價格以克計算,每克幾元至幾百元不等。正因如此,在記者聯繫採訪獵隕一事之初,頗費周折。

深入沙漠腹地

7月10~15日,記者跟隨內蒙古隕石學會成員一行6人,深入阿拉善沙漠腹地,行程近3000公里,體驗了一次尋找隕石的全過程。

民間隕石愛好者更習慣把去野外尋找隕石這一行為稱為獵隕。顧名思義,這是一個目標明確,卻又充滿着刺激和不確定性因素的過程。

每年大約有4萬噸太空物質到達地表,然而只有極少部分能夠被收藏並研究。

阿拉善沙漠陷車

7月11日16時28分許,跟隨着引導車輛,記者一行行駛在沙漠戈壁的公路上。環顧四周,灰色的蒼穹籠罩着一片茫茫的土地,棉絮般的雲朵飄浮在半空。遠處,一片灰黑色的雲正在行雨,雨幕扯天扯地地垂落。筆直的公路上只有兩輛車一前一後行駛,再走30公里,就會有牧民嚮導前來迎接。

16時58分,等候在岔路口多時的牧民革命與我們見面了。簡單寒暄後,他開着越野車帶頭駛向沙漠腹地。真正深入沙漠的搓板路後,你就會明白,駕駛一輛前驅小型SUV汽車來一次穿沙之旅,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當一處又一處流沙橫亙在路上,征服它們是唯一的選擇。

經歷過一次流沙陷車,一次空中飛車,無數次沙海衝浪之後,18時許,終於到達了革命家的牧點。他家幾百峯駱駝集中在距離人居住點幾公里外的地方,那裏有一口鹹水井,每天飲駱駝,是革命和妻子寶華的主要工作。當然,在照料駱駝的空餘時間裏撿石頭,是他們的又一項重要工作。

梁成光在鑑定革命發現的隕石

邂逅時的科普

58歲的革命與內蒙古隕石學會會長梁成光結識於2017年。

當時革命好奇這些開着越野車,在牧點周圍轉來轉去的人在做什麼,便上去攀談。

梁成光問:“你知道隕石嗎?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看石頭有沒有像烙餅焦煳了的表面,還有鐵鏽一樣的痕跡,如果有,那就基本確定其身份了。”

接下來的日子,革命撿石頭時就多了個心眼兒。2018年,在一次偶然的尋找中,革命發現了一塊焦煳的石頭,只露出地表一部分,把它從沙土中挖出來仔細端詳,發現這塊石頭很符合梁成光所説的隕石特徵。

內蒙古隕石學會成員在阿拉善沙漠獵隕現場

革命興奮地將此事通知給梁成光。梁成光告訴他擴大範圍,再仔細尋找。“一般來講,如果我們在一片區域發現了一塊個頭較大的隕石,那麼基本可以在這片區域重點搜尋。如果隕石在空中炸開,質量大的跑得最遠,質量輕的散落在其後。這樣的區域呈橢圓形,可以覆蓋幾平方公里、幾十平方公里,甚至上百平方公里。通常人們把這樣的區域稱為隕石靶區或隕石散落帶。”梁成光介紹。

接下來的幾年,革命牢記梁成光的話,一有時間就在沙漠戈壁上搜尋,果然陸續在這一帶又找到了類似的幾小塊兒。

牧民的石頭基因

應該説,在這片土地上長大的牧民,血液裏流淌着石頭基因。他們有着鷹一樣的眼睛,任何一塊與眾不同的石頭,哪怕只是從沙子裏露出了一小部分,都會被他們迅速鎖定並順利找到。

瑪瑙、戈壁石、各色玉石,只要被風從沙礫中吹出,就很難逃過牧民的眼睛。他們對這些石頭的感情隨着年齡的增長而日漸濃厚。漸漸地,他們有了經驗,成色好形狀好的石頭被稱為奇石,能賣個好價錢。因為一年年一天天,開車來這裏尋找石頭的人太多了,開口問他們買石頭的人更是每個星期都有。

牧民革命發現的隕石

對革命而言,隕石是他撿到的石頭中的另類。自從得到梁成光的真傳後,他就時時把尋找隕石這件事放在心上,一有機會就觀察腳下的沙地,留意有沒有這樣的石頭。

“這就是科普的力量。”2021年7月11日,初次見革命找到的這塊9公斤重的石頭,梁成光很激動,也很得意。撫摸着這塊石頭,這位痴迷隕石十多年的49歲漢子,非常慶幸自己當年在沙漠裏偶遇革命,並及時向革命普及了隕石知識。這塊由革命2018年發現於阿拉善沙漠的石頭,被梁成光鑑定為普通球粒隕石,具有定向墜落特徵。

這塊石頭其貌不揚,但又的確與眾不同。梁成光介紹説:“這是一塊球粒隕石,一端略尖略扁,整體呈扁三角錐形,所以判斷為定向墜落。”可能是因為一頭扎入地表後不曾移動過,若干年後,陷入沙土中的部分被鹼漬和鏽跡包裹。

梁成光説:“這塊隕石具備隕石獨有的許多特徵:熔殼、氣印、熔流線、磁性……而且‘具有定向墜落特徵’的隕石是隕石中價值比較高的一類。”

否定激發希望

此次由內蒙古隕石學會發起的阿拉善沙漠獵隕行動,首先得到了當地牧民的全力支持。否則,記者一行在茫茫沙漠根本無從知曉隕石散落的具體位置。

獵隕的第一天下午,老天温柔以待,厚厚的雲層遮住了毒辣的陽光。陰天下的沙漠,露出了羞澀的一面。加之前一天晚上剛剛下過雨,空氣有些濕潤,微風徐徐吹過,散落在各個方位的人享受着大漠的美好時光,對此次獵隕行動充滿了希望。

一上午很快過去,一塊塊黑色的石頭被拿起又被放棄,憧憬存在於一次又一次否定中。

7月沙漠的伏天,無雨而炙熱才算正常,果然正午的太陽烤到人們快要窒息,稍稍走幾步就大汗淋漓,更別説去尋找隕石了。直到17時30分,地面上的熱浪稍稍退去,我們再次出發,這次革命騎着摩托車把我們引到了一個沙土有些發黑的地方。他説,這一帶原來是老河灘,可能會有所發現。

越野車停上了一處高地,沙漠裏沒有信號,大家約定2小時後在車前集合。很快,人們按照心目中正確的方向出發了,以車為中心四下散開。誰都希望自己能成為此行中發現隕石的人。



四子王旗發現的“黃金隕石”

記者素來對方向無感,況且進入沙漠更是找不到北,只能一步三回頭地走着,不敢讓遠處那個集合點離開視線。

革命指給的這片老河灘奇怪得很,泛黑的沙地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純黑色的石塊兒。石塊兒很重,表面有孔,也有磁性。有時人被沙漠裏的熱浪烘烤得頭暈腦脹,腦子裏就會出現幻想:這些黑石頭就是隕石吧!可是答案是否定的。

兩名隊員失聯

一步一步踩着沙丘,走向更遠更高處。烈日與心中的希望相比,已經算不了什麼。一抬頭,記者已經遠離了那個集合點,那輛越野車隱約可辨。除了隨處可見已經被否定的黑石頭,記者再也找不出有什麼比它更像隕石、更具有隕石特徵的了。在搜尋過程中,梭梭樹旁沙土裏若隱若現的瑪瑙小塊,闖入了記者眼簾,那是一些白黃色的瑪瑙籽料,有的呈片狀,有的呈無規則塊狀……少見圓形,個個温潤而通透。不顧熱浪的席捲,記者埋頭拾揀了一些。沒有找到隕石,這些手感很美、少有綹裂的瑪瑙籽料,同樣令人愛不釋手。大自然不會吝嗇對任何一個用心人的饋贈。

羅明召喚隊友歸隊

沙漠的天説變就變,前一秒還豔陽高照,後一秒已沙塵漫天。

一抬頭,天際已經變黑變黃。狂風捲着烏雲壓了過來,是沙塵暴還是暴風雨?沙子模糊了記者的視線,再一看,隊員羅明已經開着越野車來到了跟前。風沙不容記者戀戰,我們一行4人,冒着風沙返回集合高地。此時,大風裹挾着沙子和雨點敲打着車窗,沙漠裏的能見度很低。距離約定的集合時間,過了20分鐘,有兩位隊員尚未歸隊。

風沒有減弱的跡象,雨也越下越大,在雨水的沖刷下,外面的景物開始清晰了,仍然不見兩位隊員的身影,坐在車裏的人難免心急。羅明不停地按着越野車喇叭,喇叭聲與風雨聲交織在一起,傳播效果並不明顯。待風雨的勢頭漸漸減弱,已經超過集合時間40分鐘了!羅明按捺不住性子下車站至更高處,一面晃着強光手電,一面吹響集合哨。尖利的哨聲劃破長空,沒有任何迴應。眼見夜幕降臨,羅明開着越野車,尋着依稀的車轍向牧點方向尋找,行至半路不見任何蹤跡。

無奈再次折返回高地,焦慮之餘,羅明決定按原路返回尋找。一會兒,牧點方向有摩托車閃着大燈駛來。原來在風雨交加之時,這兩位隊員已經遠離了集合點。索性,他們順着風朝牧點方向跑去,當安全抵達時,身上的衣服濕透了又吹乾。其實大家本應該早就聯繫上,只是在天氣突變之時,大家忽略了對講機的作用。一部對講機人機分離,另一部忘了開機……

儘管尚未發現隕石,但大家並未氣餒,商定次日繼續深入沙漠腹地尋找。

機緣運氣和恆心

7月14日,太陽炙烤着大地。這已經是一行6人進入沙漠獵隕的第三天,地表温度高達50攝氏度。儘管天氣炎熱,來自內蒙古隕石學會的成員梁成光、羅明、孫永澤依然興致不減,信心百倍。

牧民革命和妻子寶華有着阿拉善人的憨厚與熱情。夫妻倆不僅提供了沙漠裏所需的後勤保障,更是親自做嚮導,把大家帶入沙漠腹地,指給發現隕石的區域,任大家自由發揮。

3天的沙漠獵隕時光很快流逝,儘管沒有奇蹟出現,但是情節跌宕起伏,插曲不斷。羅明、孫永澤又是奇石愛好者,儘管沒有找到隕石,但是在奇石方面他們彼此都有收穫。梁成光是資深隕石收藏愛好者,此行沒有找到心心念唸的隕石,但得到了牧民的支持和信任,又一次積累了一線獵隕的經驗。

正如梁成光所説:“進入隕石靶區,雖然沒有找到隕石,但也反映了隕石的稀缺性和不可多得性,想擁有一塊真正的隕石並非是一件易事,需要機緣、運氣和足夠的恆心。”

隕石民間收藏熱

作為石頭界的新寵,隕石真正熱起來是近幾年的事情。

內蒙古,作為我國隕石富集區之一,隕石收藏熱度從民間開始蔓延。相當一部分來自民間的隕石愛好者活躍在自媒體上,他們發佈尋找隕石的現場視頻,並在直播間售賣隕石產品。

孫永澤找到的疑似隕石碎片

包頭人都榮巴音就是其中一位,他一有機會就各地行走,設法尋找他感興趣的隕石。

“既然我已經答應接受你的採訪,怎麼不會帶你去隕石散落帶呢?”7月3日,都榮巴音很真誠地告訴記者,“可是那個隕石散落帶已經成為圈兒內公開的祕密,目前現場找到隕石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與都榮巴音一同來到四子王旗發現“黃金隕石”現場的,還有他的妻子王淑梅,她説這種石頭分幾種,其中黃褐色的數量最多,有磁性。王淑梅伸出胳膊展示戴着的手串兒,“你看,這就是用‘黃金隕石’磨成的珠子,我在直播間賣100元一顆,每顆重10~15克。”

7月初,在記者第一次託朋友聯繫到都榮巴音時,他表現得極為警惕,首先他懷疑記者的身份,其次他懷疑記者的目的。

2021年年初,一段有關“四子王旗發現‘黃金隕石’”的視頻在網上流傳開來。

自此,烏蘭察布市四子王旗烏蘭花鎮大黑蘭杆杆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山村一夜間火了。“今年三四月份,每天都有人開車來這裏尋找隕石,最多時一個山坡站有三五百人。”村民史春明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景,“有人甚至帶着金屬探測儀來這裏探測,包括山坡旁的耕地也成了人們搜索的區域。短短兩個月過去,這種被稱為‘黃金隕石’的石頭在這個山坡上已經找不到了。”

6月,田裏的青苗出齊了。村裏派出專人巡護,禁止外人踏入地裏尋找隕石。其實,幾乎是還沒等大多數村民反應過來,這種他們從小就熟悉並散落在山坡上的那種黃褐色的石頭已經不見了蹤影。

“去年就有人來村裏收購這種石頭。那時候我們不懂,價格差不多就賣了。”史春明的三嬸説。史春明的三叔是村裏的羊倌。每天在山上跑,當他知道這種石頭能賣錢,就經常去尋找。每當不熟悉的人上門打聽,就算有親戚帶領,史春明的三嬸拿出來示人的也只是一些碎塊。“他家應該有大塊兒的,都收起來了,不輕易給人看。現在這種石頭我們賣300元一斤。”史春明事後悄悄地對記者説。

“黃金隕石”有爭議

史春明稱,他從小就對這種石頭感興趣,“表面坑窪、手感綿滑、分量重、顏色漂亮”是喜歡這種石頭的原因,“從20歲起我就上山,往回撿這種石頭,媳婦兒嫌礙事兒總給我往出扔。”20年後,當着妻子的面兒説起這事兒,史春明臉上堆着笑,“沒承想現在這種石頭成氣候了。”如今,心有不甘的他偶爾會拿着金屬探測儀在自家的老院子裏或圍牆上掃來掃去,“沒準兒當年家裏的老人就用這種石頭墊了院子,砌了牆。”

史春明和妻子在講述收藏故事  

內蒙古隕石學會副會長劉明麗,原工作於內蒙古有色金屬地勘局512隊巖礦室,從事巖礦鑑定30多年,對岩石、礦物、珠寶玉石的鑑定有豐富經驗。

7月5日,她對四子王旗的這種“黃金隕石”在放大鏡下進行了鑑定。她説:“這塊岩石表面沒有隕石穿過大氣層高温燃燒後留下的痕跡(氣印)。這種黃褐色和表面上的坑窪主要是此岩石由於受到各種地質作用,尤其是在風化作用影響下,使鹼性正長巖中的正長石蝕變成高嶺土,斜長石蝕變成絹雲母,暗色礦物析出鐵質蝕變成褐鐵礦,且含有極少量石英造成的。類似這樣的岩石地球上有很多。”

史春明和村民在探測老院子

當這種“黃金隕石”擺在梁成光面前時,他給出的答案是:“隕石是經過肉眼初步判斷符合隕石特徵,但需要在權威的科學機構進一步化驗檢測,進行更加嚴謹的科學綜合判斷得出結果。”

對於從小就接觸這種石頭的史春明來説,他堅持認為這種石頭是寶貝。他告訴記者:“這種石頭山西一家機構曾對其成分進行了檢測,測定為隕石。”

先學知識再收藏

為了向大眾普及隕石知識,內蒙古隕石學會副會長李偉超,名譽會長王子堯,特編著出版《隕石鑑別與探究》一書。

據書中介紹,我國擁有世界公認的最早、最可靠的原始記錄,早在4100年前的夏朝史書《竹書記年》中就有“夏禹八年夏六月,雨金於夏邑”的記載。漢朝司馬遷編寫的《史記》中已經得出“星隕至地,則石也”的結論,表明2100年前,中國人已經明確地認識到隕石是流星的殘留體,而歐洲對隕石源於流星的問題達成共識已是19世紀了。我國宋代科學家沈括已經將隕石劃分為石隕石和鐵隕石,可見,我國古代對隕石的認識和研究遠遠領先於歐洲國家。中國歷史上收集並保存下來的隕石,數量不多,類型不全,缺乏系統研究,除了從南極獲得大量隕石樣品外,國內搜尋到的隕石樣品較少。沙漠是除南極地區之外的另一隕石富集區域,我國擁有面積廣闊的沙漠和戈壁,為發現隕石提供了有利條件。

作者出版此書的目的與梁成光的觀點一致,那就是告訴廣大隕石愛好者:先學知識,再行收藏。

“畢竟隕石鑑別收藏是一項專業性極強的事情,大家切記不要花大價錢盲目跟風。”梁成光告誡隕石愛好者,“一定要學好了知識再談收藏。”

如果您是隕石愛好者並且想跟讀者分享您的獵隕故事,請聯繫我們。電話:13948125885。文·攝影/北方新報正北方網記者  辛  一

[責任編輯:邢俊清]

版權聲明

一、凡註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繫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